中南大学百科

广告

你知道我们学校的院士陈国达老师吗?

2011-11-05 20:51:54 本文行家:扶风

陈国达,中国科学院院士,地质学家。1956年他创建大地构造新理论——地洼学说,提出了大陆地壳第三构造单元活化区(地洼区)概念和地壳动定转化递进说,以及地壳演化——运动综合构造单元壳体概念和地幔蠕动热能聚散交替说。创立了成矿构造学和构造地球化学,最近又倡议建立历史——因果论大地构造学,从而形成了较完整的理论体系。在指导找矿及其他有关生产实践方面也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陈国达(1912-2004),世界著名地质学家。生于新会南郊天马乡五福里。1925年春至1927年冬就读于新会一中,193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地质系。历任中山大学教授、中南矿冶学院地质系主任,中国科学院长沙大地构造研究所所长、中国地质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地洼学会理事长、国际地洼学组主席,第四、五、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创立“地洼学说”,提出壳体大地构造学,突破了在世界地质学领域占统治地位100多年的“槽台学说”。地洼学说的诞生也被列入世界科学技术史大事年表。陈国达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委员(院士),与地质之父李四光并称为“南陈北李”。
2001年,陈国达任教的中南大学为他在校园内建起了一座塑像,在塑像落成前,湖南省科协领导拿着“创地洼学说,树做人榜样”的题词,专门来到他家中征求意见。“评价太高了,不要这样写!”陈院士连连摆手。又有人提出,就题“地洼学说之父”,他依然摇头说评价太高了,“一定要写,就写‘大地之子’吧!”2004年4月8日,陈国达在长沙逝世,享年93岁。

不凡的求学之路

1912年1月22日,陈国达出生于新会南郊天马乡五福里的一个贫苦的南洋归侨家庭。读过几年私塾和小学后,1925年春,在姐姐的资助下,13岁的陈国达考入了新会县第一中学。他深知生活艰辛,世态炎凉,自己能上学读书来之不易,因此读书非常勤奋,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在这里,陈国达勤奋好学,静静的校园里留下了他苦读的身影。当时,新会本地没有高中,要读就要到广州,但此时父母双亡的他已没有这个经济能力,为了生存,陈国达成了一名乡村教师。然而要成为一名科学家的理想,仍旧让这个年轻人骚动不安。
在得知中山大学招收预科生后,陈国达自学高中课程,并如愿以偿。进入中山大学后,陈国达如鱼得水,浩瀚无际的知识海洋,使他摆脱了现实贫困的梦魇。陈国达全身心投入地质学研究,连回家乡新会的寒暑假,也用一双发现与探究的眼睛,观察家乡地貌。通过暑期回乡和去野外考察,在中山大学期间,他一连写出3篇精彩的论文,并且篇篇获奖,陈国达一下成了校园“明星”,赢得了师生的尊敬。
陈国达平生第一篇论文就与家乡有关:在暑期考察基础上,1932年,他写出《广东新会地质试勘》,并大着胆子寄给了国立北平研究院。没想到的是,此篇论文居然获得了国立北平研究院当年地质矿产研究资金。中山大学毕业后,他被选送到国立北平研究院,当上一名研究生。
陈国达喜爱理科,但他并不忽视文科课程的学习。从小就练得一手好字,写得一手好文章,还经常背诵一些古诗词。据其儿子陈贡文先生介绍,陈国达院士晚年时,记忆力非常好,经常信手默写几首以前背诵过的唐诗。陈院士经常对子女说:“这都是得益于早年的语文学习,从小打好了语文基础,对于后来的工作、学习、科研和一生事业都有很大的帮助。”
“求知无捷径,勤读有奇功”,“莫嬉纵,宝贵晨光容易逝,过后不再逢”,1975年,陈国达创作《劝惜时勤学歌》,并多次修改。后来将其惠寄给家乡的学子,予以鞭策、鼓励。

从“看风水”到地质学家

陈国达少时家境贫寒,为了糊口,父亲陈奕山经常带着小国达为人家“看风水”,挣钱贴补家用。父亲告诉他,新会的地面挖下去几尺就是蚝壳层,家里的井圈就是用地下的蚝壳拌了水泥浆筑成的。小国达眨着眼睛在想:蚝壳层是怎样来的,山从哪里来……
带着种种的疑问,在初中期间,对陈国达影响最大的就是解读大自然秘密的博物课。当时新会一中极重教师素质,教师都是延聘一些学养高的人士或海外博学的留学生担任。从当时博物课老师罗仲伟先生那里,他知道什么叫火山爆发,为什么会发生地震,什么叫冰川以及它是怎样流动的,又怎样根据三叶虫之类的化石来判断地层的地质年代,拾到块翠绿的孔雀石,也许就会找到一座大铜矿……这些使他对地质学心驰神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奥妙的宇宙,神奇的地理,都把这个在农村长大的少年带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他用心学习火山喷发、冰川流动、地震爆发,以及用化石推算地质年代等地理知识,博物课老师罗仲伟先生的启蒙教学使陈国达终生难忘,“长大当一名地质学家”的理想,开始在他心中生根。当陈国达预科毕业升入中山大学本科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地质系。

挑战权威创立“地洼学说”

做研究生期间,陈国达就多次到河北、山东、山西、内蒙古等地作实地考察,通过对几个典型地质构造比较研究,他惊奇地发现,自距今两亿年的中生代中期以来,岩浆活动和构造变动不是逐渐弱化,而是周期回春。这些现象,用经典的大地构造理论却很难解释通。是迷信书本和权威,还是正视现实?带着疑问,陈国达1936年告别了研究生生涯,到了两广地质调查所。
1936年4月,广东灵山发生了地震。陈国达冒着余震危险,赶赴震中地区,白天观察地壳构造及山崩、地陷、喷水等异变现象,晚上伏在破庙神案上,借烛光整理资料。他从调查来的数百份材料中,得出一个惊人的数字:东汉以来,灵山周围几百公里地带发生过150多起地震。按“地槽-地台”学说的观点,中国东部从大兴安岭到海南岛这片辽阔地域,已进入稳定的地台阶段,与眼前所见的地震带密布、褶皱成列、断层广见的事实不相符合。“地槽-地台”学说的权威性在他心中动摇了。
为解开心中层层谜团,正面回答“地槽-地台”学说无法解释的地质现象,他手握地质锤,肩背帆布包,跨沟壑,攀山崖,风餐露宿,在深山野岭中一干就是10年。凭着对真理追求的信念,他将考察、研究的成果写成论著,开始了对传统大地构造理论的公开挑战。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起,陈国达把主要精力放在大地构造学中关于地壳演化与运动问题研究领域。1956年,他发表了《中国地台“活化区”的实例并着重讨论“华夏古陆”问题》,揭开了后来被称为“地洼学说”新理论的序幕。随后几年,陈国达又发表多篇重要论文,进一步阐述自己的研究成果,并在1960年出版《地台活化说及其找矿意义》专著,至此,“地洼学说”的核心原始部分已形成,为后来逐步充实和提高、发展打下了坚实的根基。

  “地洼学说”突破了100多年来在地质科学领域占统治地位的、由美国学者霍尔与德那提出的“槽台学说”,被列入世界科学技术史大事年表,称为决定当代地质学发展的新学说之一。中国也由此被称为“地洼学说”的故乡和发源地,美国《经济地质》杂志还更直接明确评价说“功劳归于中国的陈国达。”

  “地洼学说”的创立,以及随后在寻找矿藏活动中的广泛运用,奠定了陈国达在国际地质学界的地位,也赢得了“地洼之父”美称。如今,“地洼学说“不仅在国内广泛运用于区域地质、成矿构造、找矿勘探、地层古生物和地震、水文、工程地质等方面,而且得到多个国家重视与应用。



 

陈国达院士陈国达院士
分享:
标签: 中南大学院士 陈国达 中南大学名人 中南大学名师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